人道马克思主义的终结

 

  雪球

 

  王若水先生于星期三在波士顿病逝,噩耗传来让雪某痛心不已。一月

之内中国大陆知识分子失去二位高人令人不胜唏嘘。吾等素不喜欢送丧文

字,不是夸饰,令后人诟病,就是挂一漏万,愧对前贤功业。雪某在若水

先生故去所带来的震惊之余,更多的是伤感,因为若水先生是一位一直在

理智与情感的精神炼狱受煎熬的传统的大陆知识分子,恐怕至死心情都没

有平静。

 

  在雪某看来,若水先生比若望先生更具悲剧色彩。若望先生晚年对马

克思主义的认识基本是否定的,其精神已有质的飞跃;而若水先生还声称

自己是一个人道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只能在等待和焦虑中告别人世

,恐怕缺少若望先生临终的坦然和从容。

 

  若水先生是民国三十七年在北大参加的中共,雪某相信这乃是当时先

锋青年普遍接受世界性的社会主义思潮的基本规律,不关乎理性,正如今

天青年动辄新新人类、超新新人类是对现实不满的一种反叛一样。而

社会主义运动从1848年到1948年刚好100年,其为利益生产而不是为利润生

产、实现生产资料、分配和交换的国有化目标在欧洲的实践中已经完

全失败,其中最好的例子是苏维埃俄国的粮食产量就没有超过沙俄。在欧

洲,知识分子普遍放弃了社会主义而如哈耶克所言,经济上转向了福利国

家(welfare state,见哈氏社会主义的衰亡和福利国家的兴起《自由

宪章》)。而政治思想上,社会主义经济上的失败则迫使左翼知识分子重

新考虑社会主义的本质问题,早一点的有意大利的葛兰西、匈牙利的卢卡

奇,晚一点的有法国的梅洛-庞蒂等,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以人道主义来诠

释马克思主义,大谈无产阶级的自觉意识。梅洛-庞蒂走的最远,在1947

所写的《人道主义与恐怖》中说无产阶级是自由派人道主义的继承者,这

完全否定了苏俄原教旨马克思主义的专政理论。在中国大陆由于中共极权

的思想钳制,有关马克思主义反思的这些人类的良知完全被封杀,雪某常

想如果有哪怕一点东西透露进来,若水先生乃至多数知识分子还会不会和

中共站在一起都是一个问题。

 

  1980年代初期,若水先生最重要的一次思想转变是发表有关马克思主

义是人道主义的那篇文章。凭心而论,该文章的理论基础是完全错误的,

它与上面提到的左翼思想家们的毛病一样,根本就没有理解马克思主义的

实质是什么。但是若水先生由大陆极左思潮所带来的惨痛教训中,认识到

了马克思主义令人恐惧的毁灭力量,希望用人道主义来为当政者解套,这

里面一半是出自对人类命运、中国命运关怀的良知,一半是出自做诤臣和

对新君改制的愿望,骨子里仍是一位信仰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在雪某看

来,前者是若水先生人性光辉最耀眼的地方,后者正是若水先生一生的焦

虑和悲哀所在。

 

  做过经济学研究的人都知道亚当.斯密的名言,个人追求自身利益的同

时会使社会的整体利益得到改善,这就是所谓看不见的手。马克思主

义的根基是长研究经济学起家的,他希望用人的主观意识建立一个公平分

配原则,实现社会公正。现代经济学已经证明他是完全错误的。仅从福利

经济学的理论来说,人为的资源等方面的平等分配是不能达到帕累托最优

,只有在市场条件下才可能达到社会福利的最大化,即实现帕累托最优。

马克思却认为,靠主观意志的政治设计(共产主义)可以起到看不见的

手同样的作用,实现社会福利最大化,他本人首先就违背了他所标榜的

唯物主义,陷入了唯心主义。为了这个理想,他设计了一个政治

保证,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

 

  若水先生的人道马克思主义是否定列宁主义的,但是他似乎

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是用暴力手段实现他所认为的社会福利的重新公

正分配!他似乎也没有注意自由主义的经济学家们的研究:在无暴力和极

权的情况下,人的自由倾向和追求私利最大化是不可控制的。他用人道主

义来诠释马克思主义并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本质,而只是他的一种善良愿望

!从俄国的清洗、中共的文革和六四,人们何尝看到了共产主义统治者们

的人道主义?过去吾等在讨论这些共产悲剧时,都为他们找了种种需要巩

固政权的客观原因和理论。其实最为本质的还是他们与一般的极权者不一

样,一般的极权者(君主、寡头们)总还是将民众视为子民,只要不挑战

权力,生灭由之,所以极权只是权力的本身问题;共产主义的极权者则是

以貌似美妙实际邪恶的理想,让天下人都与之共赴天堂,否则暴力诛

之,而极权就变成了一个理想问题,杀人都杀得心安理得,有理论的依据

!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金日成、江泽民之类的共产极权分子从来不

会忏悔就是这个原因。

 

  若水先生的伟大之处,在于他意识到了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存在的暴虐

问题,希望用人性的光辉和人道的力量改造中国的共产极权主义;而他的

悲哀也恰恰在于他没有跳出马克思主义的藩篱,没有在理论上彻底地否定

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虚妄。雪某常想,他的悟性是出自人类的良善天性

和北大受训练的思想背景,他是把马克思主义当成了学问来做,所以善思

、敏锐、执著、迂腐这几种品质都可以集中在他身上。他的人道的马克

思主义最终没有能够在中国大陆占主导地位,并不是他的问题,而是该

学说的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他误入其中无法出来,中共的当权者倒是比

他要清楚得多。令人感叹不已的是,就是这么一位一心为中共政权献万年

策的党内知识分子和良心,中共居然不能容忍,可见中共的寿命也不

会太久了。

 

  王若水先生的去世,可以说标志了中共内部马克思主义理论改良派的

终结。这位思想家一身都在探索救国救民之路,晚年却客死异邦。雪某不

知道若水先生在自由的空气中是否还持有人道马克思主义的理念。如

果有所改变吾等不觉意外,如果仍然坚持,亦足见其书生本色,一样令吾

等钦敬。其夫人冯氏亦有责任将若水先生晚年的真实思想整理出来,以见

证大陆马列主义这段学案。

 

大参考转王若水先生夫人冯媛先生:

 

  若水先生是所有关心中国民主自由的知识分子所景仰的人,观点人或

有不同,但是若水先生的品格正是所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令吾等十分的

钦敬。吾等相信先生所追求在中国实现人道主义的理想,当有机会在中国

实现,望节哀珍重!

 

雪球敬上

 

另附小诗一首悼若水先生:

 

悼王若水先生

 

雪球

 

嗟尔若水,有匪君子。不忮不求,哀恫中国。

嗟尔若水,振振君子。所言所行,人道中国。

嗟尔若水,惕惕君子。所思所忧,民主中国。

心之忧矣,曷维其止。奸党务去,自由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