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 Ruoshui

wpe11.jpg (2059 bytes)


 Resume
简    历

Writings
著    作

Obituaries

讣    闻

Photographs
图    片

Interviews
访    问

Condolences
吊    唁

Commemorating纪   念

Home

首    页

 

新见解

毛本人和中共党史的说法,都是民主革命取得了完全的胜利,现在看起来,民主革命没有取得胜利。民主革命有两个必要内容:一是土地革命,第二是资产阶级取得一定的权利。

列宁主义的中心点,就是要把资产阶级排除在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之外,就是没有资产阶级的资产阶级革命。历史已经证明这个理论是错误的。列宁的论据是资产阶级太软弱,不如工农坚定彻底,所以他们有妥协性。毛泽东也提出,说是资产阶级害怕工人农民。中国和俄国的资产阶级固然有软弱性,但是他们害怕工农也是有道理的。拿俄国来说,农村中生产力最高的是富农。可是,如果不共富农的产,光是共地主的产,就远不能满足贫农对土地的需求。所以,共地主的产就是民主革命,而共富农的产,就超出了民主革命的范围,富农当然害怕,就不坚决。所以,消灭富农,是过左的东西。在中国也是这样。大革命时期,湖南湖北,农民运动,暴风骤雨。有些很左。所以资产阶级害怕。共产党并不是去节制农民盲目的革命性,而是毫无保留地赞美。戴高帽子,游街,跑到家里胡闹,城市里的资产阶级也害怕。农民要求减租减税。但工人并不要求民主,他们要求更高的工资。他们的革命要求并没有和民主相联系。所以陈独秀等人当年从事工人运动时,深深感到中国工人的政治觉悟远远落后于知识分子。只有毛泽东只是片面指责资产阶级害怕民众,是无保留地赞美农民的。这样下去是会破坏生产力的。

毛泽东比列宁多一个错误:排斥、歧视知识分子。甚至比列宁主义走得更远。列宁还认为工人阶级不能自发地产生共产主义世界观,这种世界观必须由外面灌输到工人阶级中去,毛泽东从来没有讲过这一点。相反,他在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笔记里面说,中国由于文化落后,所以实行共产主义革命比先进的国家更容易。由于革命的希望和依靠力量主要放在农民身上,摆脱知识分子的积极影响,这就注定了中国革命要失败。所谓失败,不是指取不到政权,而是指资产阶级的革命注定要失败。

毛泽东在延安整风时期把知识分子化为小资产阶级范畴,建国后又升级,把他们化为资产阶级范畴。这样一种划分,完全是属于策略的考虑。目的是让知识分子翻不了身。其实,中国知识分子,大部分是小资产阶级,有少数一部分大知识分子,属于资产阶级。这一部分人,和资产阶级关系比较密切。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和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和资产阶级比较起来,更倾向于民主革命。毛泽东把知识分子完全作为资产阶级的附属品,是不正确的。例如胡适,当然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但不能简单地把他看成是资产阶级的附属品。他有相对的独立性。知识分子由于有文化有知识,接触西方的启蒙思想比较多,甚至于共产主义,也是知识分子作为桥梁传播过来的。他们不像农民那样闭塞和愚昧,也不像工人阶级那样处于早期的不发达的状态。中国的民主革命,正是要依靠知识分子中的先进部分。摧残了这一部分人,就把人民中的先进部分摧残了。

毛泽东早期党内斗争的对象,是留苏派。延安整分时期,他很快发现那些从白区来的文化人士,是一个不容易驾驭的、需要认真对待的力量。所以在整风的后半期,他实际上把主要力量用在对付从白区来的富有民主思想的知识分子。中央研究院的例子,是个典型,很能说明问题。院长张闻天,很快下乡了。代理是李维汉。无论是张还是李,都是留苏派。他们本来是运动的重点对象,开始整风时有个争论,领导干部是重点呢,还是不一定。按照毛泽东的部署,本来这些担任领导职务的留苏派是重点。但是毛泽东很快发现,从白区来的知识分子,在某种意义上更难对付。延安文艺座谈会的讲话,是一个转折点。在这之前,整风的重点是共产国际的教条主义。在这之后,重点转移到白区来的知识分子。而他们所受的影响,主要是西方启蒙思想。他们受了初步的共产主义思想影响,可是还没有成为教条主义。延安整风开创了建国以后历次运动的先例。一次又一次地对知识分子的打击,终于摧残了人民中思想最活跃的、最富有民主倾向的先进部分,这就注定了中国民主革命的失败。

毛泽东称这个革命为新民主主义革命。或者说,不是资产阶级领导的、而是无产阶级领导的民主革命。实际上是被异化了的民主革命。这个革命要兴无灭资,要把知识分子当作臭老九,摧残

把资产阶级排除在资产阶级革命之外,是列宁的思想。他的理由是资产阶级太软弱,容易动摇。俄国资产阶级的确太软弱。可是历史证明,列宁说的工人阶级对民主革命比资产阶级更坚决,也是不合事实的。布尔什维克取得胜利后,他们的兴趣,不再是建立民主政权,而是建立无产阶级专政,在全国范围内建立民主集中制。这个民主集中制,是集中制的一种形式,并不是民主加集中,一半一半。中国共产党取得胜利后,兴趣也不在建立民主政治,而在实行镇压,大规模的地镇压异己,一致发展到文化革命初期的五一六通知,公然否认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否认自由平等这个基本原则。

中国农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也接受了一些新式的改造,如毛泽东对红军第?军的政治决议。旧式的农民军队多半是流寇,没有受过这种纪律教育,毛泽东才开始对农民军队强化了一种新式的纪律训练和政治教育。军队内部也实行了一些家长式的民主,可是却没有受到资产阶级启蒙思想的熏陶。当年法国大革命时候,法国拿破仑的军队走到哪里,把自由平等的思想带到哪里。可是中国革命却不是这样。

我认为,马克思对共产主义运动内部的这种倾向,要负责任。

这要从黑格尔的历史观说起。黑格尔认为,推动历史前进的,是世界精神。世界精神在不同的时代、国家,有它的展现。从东方走到西方,这就是时代精神。每个时代有自己的时代精神。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时代。这个民族就成为统治的民族,以后又被别的民族取代。每个民族都是历史的工具。有点像中国的替天行道。黑格尔看到拿破仑骑在马背上,走进某城,就惊叹道这是骑在马背上的时代精神。他认为每个民族每个国家都有它天赋的使命。马克思拒绝了黑格尔的时代精神说,对它进行了唯物主义的改造。把时代精神改造为历史规律,把民族国家改造为阶级。这样,每个阶级都有它的时代,资产阶级有资产阶级的时代,封建阶级有封建阶级的时代。而现在历史时代已经到来,是无产阶级要取得全世界了。因此无产阶级肩负着历史的使命。在这种思想的影响下,共产主义者就有一种神圣的使命感。对自己的使命坚信不移,类似宗教。列宁所谓的共产党人的自大狂,也是类似于此,他们好像说真理在我这里跪下来了。这种信心,成为许多共产党人前仆后继不怕牺牲的精神力量的泉源,但也产生一种盲目的信仰。这个思潮,属于欧洲的理性主义,和英国的经验主义是不同的。

(2001年12月31日-2002年1月1日,口授于波士顿布雷根和妇女医院病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