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 Ruoshui

wpe11.jpg (2059 bytes)


 Resume
简    历

Writings
著    作

Obituaries

讣    闻

Photographs
图    片

Interviews
访    问

Condolences
吊    唁

Commemorating纪   念

Home

首    页

 

陈奎德: 从王若水先生去世所想到的

2002年1月9日,哲学家王若水先生在美国波士顿去世了。消息传来,沉思良久,不能自己。

若水先生的一生,是一个知识分子在中共这架庞大机器里面沉浮、思索、挣扎、反抗的一生,他走过了压抑,苦闷,献身,解放,怀疑,忧患,觉醒,反叛的精神路径,是非常典型的共产党内真正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

这一历程,是值得中国内外的知识分子再三咀嚼和反思的。

作为一个以理想主义为标榜的政党,在夺取政权前,中共曾经吸引了相当数量的憧憬美好未来的年轻知识分子,若水先生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但是,一入侯门深似海,当他们跨进这个政党后,这些知识者很快就惊恐地发现,自己与党机器的运转是格格不入的!自己犹如签了一纸卖身契,身不由己地跟着这架机器旋转了。于是他们很快陷入人格分裂的精神苦恼之中。这种心灵搏斗后来愈演愈烈,最终将面临灵魂的摊牌:是打掉自己的个性,抹掉棱角,百依百顺与这架机器融为一体,同步运转呢,还是保持个性与独立思考,批评、改造乃至抗拒这部机器,从而可能面临被机器无情碾碎的厄运?相当一部分人走上了前一条路--后来当官做老爷了。而一部分勇者则走上了后一条远为艰难的路,王若水就是其中典型。在我看来,凡中共党内良知未曾泯灭者,或早或迟总会走上若水先生这条路的。事实上,这些人大都就是中共历次运动中因清理门户而被迫害被整肃的党内知识分子,所在皆是,于今为烈。

若水先生难能可贵的不同之处还在于,他曾经是毛泽东所赏识的中共理论骄子,有很多上升的机会在他面前敞开。但他并没有去充分运用和扩展这一机会。相反,他尽管努力挣扎,仍然无法适应这个制度,无法昧着良知,随波逐流,迎合上意。而且,由于他它心中留存的人的基本良知,在文革中,他居然敢于拂逆毛的意志,试图挽狂澜于既倒,批左纠偏,于是引发龙颜之怒。最终终究成了该制度的逆子。

笔者曾琢磨过斯大林所谓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这句话中特殊材料的含义,运思良久,难获确解。只是在目睹了中共内部一系列惊心动魄骇人听闻的历史之后,笔者才幡然醒悟:所谓特殊材料者,非血肉之躯也,即不是人也。也就是说,只有你放弃了作为人的七情六欲,喜怒哀乐,泯灭了你的个性和良知,成为无独立思考能力的螺丝钉,变成党的驯服工具,才能炼成功这种特殊材料。

在中共的党性和人性之间,存在着某种零---和游戏的规律。即,党性多一分,人性就少一分。纯粹党员,就是完全非人。在这一视角下,我们实在应当庆贺1987年若水先生因提倡人道主义而被中共劝退,因为如此就使得若水先生人格更为一致,而其晚节也更加为人所称道敬重。

笔者与若水先生仅有数面之缘,仅依据他在中国的公共事务中起了最大影响的两件事为脉络,书为挽联,以表追思:

王朝横行日 勇士笔伐左祸 性烈于火
神州异化时 书生魂召人道 心柔若水

(自由亚洲电台) (陈奎德    2/13/2002 1:49)

 

 

意见赐稿请发:ncn_94530@yahoo.com
 

Copyright New Century Net. All Rights Reserved